点击排行榜  
   我国主要金银...[2011-5-27]
   中国经济林协...[2010-9-15]
   金银花搭架修...[2010-9-17]
   九丰一号四倍...[2010-9-17]
   正品金银花与...[2013-6-3]
   多倍体金银花...[2010-9-17]
   金银花高产栽...[2010-9-17]
   金银花套种药...[2010-9-17]
   金银花8月上...[2010-9-17]
   《百万亩山银...[2011-9-13]
   山东省副省长...[2010-9-15]
金银花文苑  
 
  美丽的故乡,美丽的一怀乡愁
 

美丽的故乡,美丽的一怀乡愁

文/齐君睿

      野人怀土,小草恋山。
  今年七月上旬,我们举家回到了我的故乡--位于宛城西北的那个偏僻的小山村,在那里小住的几天。除了走亲串友,我们更多的时间是到山间、谷地、田埂、溪流边的沟沿上采摘金银花。
  其实,我们回去的那些日子,早已不是金银花争奇斗艳的季节,况且,母亲的干儿媳妇--我们的干嫂子早已摘了许多金银花等我们回去拿了回家泡茶喝,而夫和女儿对山里的一切都是好奇的,非得去亲自采摘不可。虽然是七月上旬的天气,但却并不是金银花盛开的时节。好的一点是,只是因为山里气候和平原少有差别,所以,金银花才稍稍开得晚一些,但还不至于完全开败或正是灿烂的花期。
  金银花,学名“忍冬”,又名“二花”。它属多年生的缠绕灌木,附树延蔓,茎微紫色,夏季开花,初白后黄,是耐寒植物,秋末老叶枯落,紧接着又生新叶,且凌冬不凋……或溪谷,或沟边,或崖畔,或河坡,或灌木丛……既耐旱又耐湿的金银花呵,随便一个什么地方,都能够存活下来,走完生命的历程。它的花虽性寒味甘清热解毒,却也实在太普通素朴了,而它的茎叶又缺乏悦目赏心的妩媚,致使这种生于田野篱落间、人视之与草芥无异的金银花儿,在历代文人墨客笔下却少有吟诵。幸得金末进士、文学家段克己慧眼识真,作“世俗不知爱,弃置在空谷”之句,为它深抱不平与惋惜。在南北朝时的《名医别录》便有记载,到了宋代,名声更加显赫,在《墨庄漫录》中,还记载了生吃金银花救活几个中毒和尚的轶事,而到了清代,已是“吴中署月,以花入茶饮之,茶肆以新贩到金银花为贵”了。
  早在我们回来之前,干嫂子就托人往南阳给我们捎了一些,夫是平原人,从没有见过这种“茶”,开水一沏,满屋子升腾漫延的是一种淡淡的清香,他直说这是神茶,要不是神茶,怎么会有这种不同凡俗的淡远香味呢?我笑了:“要不,回去小住几天,让你显一番身手,亲自采摘一点?感受一下我们山里的清新空气,还有这神茶的生长地?”夫拥了我吻我的额:“妞妞,你怎么以前没有给我说过啊?你要是早说了,我请假回去摘!这么好的东西,你怎么不肯早说呢?”
  我笑了,他不知道我的童年就是靠摘金银花卖钱才上的学,那时一斤才几毛钱,我们姐妹兄弟四个人,清早起来,各挎一个小篮子,趟着露水草,跑遍大小山沟田埂,一边摘花一边唱着不知名的歌儿。苦涩的求学经历和快乐的童年本来不成比利,可是因为有了金银花,我现在回忆起以往的事情,并没有多过的苦涩可言。我们灵巧的双手如小鸟翻飞,看谁采得又快又多。那真的是诗,是画,是动人的风景呵。采来的花儿水灵灵,鲜嫩嫩,却不能在阳光下晒,要放到通风处阴干,这样既不使花蕾开放又能保持色泽,可卖出上好的价钱呢!金银花是我们生活的希望。金银花开了,就注定我们可以平平安安地过一个舒服的夏季,我们就可以在新学期开学的时候,拿了用金银花卖的钱高高兴兴地去上学了。
   当然,与山野里五彩缤纷的花儿相比较,金银花就显得很不起眼,它不艳丽,不娇媚,不繁复,也不霸气,质朴清淡地开着。散发着清悠而淡远的香味。特别是在初夏,故乡的山坡上,到处都是被金银花装点着的。山梁沟谷,田埂河边,随处可见这清悠淡远的金银花。因为在我们山里的人眼里,永远不能没有金银花。哪怕我的父老乡亲不懂得审美,不懂得医学上的医治说,可只要目光一触到满坡满地的金银花,心就会立刻为之所动,
  山里人没有钱去买上好的茶叶,这金银花就是他们招待客人的最好茶水,这茶,清香而微甜,如果再兑上点白糖什么的,更是好喝。记得我们小时候,每逢到了夏天,父亲总是说:“这二花全身都是宝哩!”于是,一大碗连根带秧叶的金银花茶便成了我们整个夏天解暑的良茶!
     夫摘着金银花不停地问:“怎么它又叫忍冬呢?”
   “是啊,怎么还叫忍冬呢?”于是,我想起杜甫的《忆昔》诗中写道的“伤心不忍问耆旧,复恐初从乱离说。”刹那间,使我面对金银花纷纷泪落。就如我那在大山里生活着的父老乡亲,他们以平凡的生存方式和宽广的胸怀,很好地实现了自我价值,又用自身影响并提示着一代又一代人,而他们,从来无所欲求。如果说有什么值得我们去顶礼膜拜的话,那就是平凡得几近可以忽略的我的父老乡亲!我们不该深深地弯下腰去吗,作为在都市的喧哗和浮浅中生存的城里人,其实,在很多时候的确活得不如心底善良、真诚平和、平凡朴素的农民!他们的灵魂和人格、智慧和品行,气节和操守远比那些权倾一方、腰缠万惯、名闻遐尔的人要高贵得多,正是我的父老乡亲们这些默无闻、大地一样宽厚可依的人,和构筑了社会的真正脊梁!
  我这一怀的乡愁,我这美丽的故乡啊!

(齐君睿2004年8月16日)

 

 
发 布 者:  yonger 添 加 时 间:  2010-9-17 点 击 数: 1665
中国金银花专业委员会门户网站
Copyright © 2010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中国金银花网
电话:010-62591272 13701234582 13869923233 13953917643  地址:北京香山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院内  E-mail:china_jyh@163.com